查看: 35|回复: 0

[其他相关] 几何学与微观力学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6-28 1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我要加入

x
一、微观几何
近年来,微观力学引起了学者们的注意。有不同的名称,有的称纳米力学 (nanomechainics),有的称介观力学 (mesomechanics),还有的直接称微观力学 (micromechanics)。不过总的来说,是研究尺寸很小的对象的力学。这大概是由于近年来微机械制造,材料强度的微裂痕研究等的需求刺激引起的。

这些不同的称呼,都表示研究对象的尺寸是微小的,尽管对于“微小”的理解有差别,有人理解为是纳米级的微小,有人则理解为原子的大小。不过单从尺度减小来说,并不能很好刻画这类问题的本质。那么,对于尺寸减小后,从力学的观点来考察,究竟什么因素使得它的处理方法和宏观大尺寸时有什么不同呢?一句话,随着研究对象尺寸的减小,表面现象将逐渐占据突出的地位。
1.png
首先,因为尺寸减小,物体所受的体力是与物体特征尺寸的三次方成比例,而面力是与尺寸的平方成比例。所以,当研究对象减小时,物体所受的体力更迅速地减小。于是在微观世界里所研究的对象,都是与表面有关的力占主要地位。所有的摩擦力、流体阻力、表面张力都是与表面有关的外力,它们将是物体主要的受力。

其次,当研究对象的尺寸减小后,它的不均匀性会凸显出来。原来可以看作均匀的多体固体、晶体的颗粒凸显出来,更何况如果进一步减小尺寸,原子和分子的作用就必须考虑。而流体中的悬浮物也会凸显出来。在这种情况下,仍然是颗粒之间的界面的作用会成为最主要必须考虑的因素,而流体与悬浮颗粒之间的作用,也是通过表面力来作用的。近年来受人们关注的断裂问题,其实用连续和均匀介质的方法,总是得到裂纹尖端的应力是无穷大,这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。实际上,这类问题应当按照多晶体问题来讨论,也必然会遇到晶体的界面强度问题。

在研究生物体的时候,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,它们的细小单位总会要遇到细胞,而细胞是由一层细胞膜包裹着各种物质的单元。细胞膜是具有很小厚度的薄膜,又是一种曲面。

总之,当我们准备和微观世界的力学现象打交道时,总是要和各种各样的曲面打交道。

二、曲面和平行曲面
对于一张已知曲面r=r (u1,u2),距离为z 的平行曲面为
2.png
其中,n (u1,u2) 为曲面的单位法向量。两个向量是线性无关的
3.png
因而可以取为曲面t=r (u1,u2)上的局部标架,于是有曲面的度量二次微分方程为
4.png
其中
5.png
而平行曲面r z=(u1,u2)+zn(u1,u2)的度量的二次微分型为
6.png
这里
7.png
其中,H 称为曲面的平均曲率,K 称为曲面的高斯曲率。而
8.png
也称为曲面的第二二次微分型,它是表征曲面弯曲性质的一个微分二次型。二次型
9.png
则称为曲面的第三二次微分型,它是由第一和第二二次微分型决定了的二次型,因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二次型。

三、两类算子
从连续介质力学我们知道,在一个有势力场作用下,力就等于势函数的梯度。现在考虑一个势函数f 在曲面r z上的梯度,它沿曲面法向方向的梯度比较简单,就等于沿法向的偏导数。于是问题在于计算在曲面r z的切平面内的梯度。按照梯度的定义
10.png
这里上标z 表示对应平行曲面的量。

由于
11.png
将梯度的定义公式的g zjk 代入,解出g zij,并且注意式中z 是一个小量,略去它的高阶项,只保留一次项,就会得到
12.png
式中
13.png
这就是殷雅俊教授在[2、3]和[4]中引进的一对算子。它表示在沿着平行曲面做梯度计算时,应当是沿着原来曲面的梯度,加一个由于曲面弯曲的z 的一阶修正,这个修正,就是上式算子。

上式是由刻画曲面弯曲(或几何形状)的几何量bik 决定的微分算子,由于刻画曲面弯曲的几何量并不唯一,故这类算子的定义也不唯一。我们可以将第三二次微分型的系数pij 的表达式写成实体形式:
14.png
进一步有
15.png
这可以视为一个关于b 的二次代数方程。由韦达定理,它的两个根满足
16.png
与b 类似, 0.png 也是刻画曲面弯曲的几何量。殷雅俊认为,既然b 可以用来定义算子
17.png
那么,也可以用来定义如下算子
18.png
由上述韦达定理可知,这两个算子并不独立,它们满足关系式
19.png
因此,这两个算子保留一个就可以了。殷雅俊建议保留后者,因为与前者相比,后者具有更高的对称性,其中最基本的对称性表现为
20.png
即两个算子(如下)
21.png
内积运算具有可交换性,鉴于其对称性,殷雅俊将这两个算子视为曲面上的两类基本微分算子,由于这两个算子一样具有梯度特征,故将后者称为曲面上的形状梯度,并认为这是微纳米尺度上的反常驱动[4]。前者是多数人都熟悉的,而后者则是很少人知道。但式
22.png
第二个等式定义了一个二阶标量微分算子 23.png ,殷雅俊证明正好就等于美国学者道奈尔 (Lloyd Hamilton Donnell,1895-1997) 于1993年在弹性扁壳平衡方程中引进的微分算符L(···)[5]。也就是说算符L(···) 一直是用于讨论扁壳上,这是一类宏观连续介质力学问题。

两个基本算子最早被用于微观力学研究上,是殷雅俊教授在2004年开始的。由于我们前述在微观力学中,必然要和曲面打交道。而且曲面问题会成为这类问题的主要因素。所以殷雅俊用这个工具得到了许多新的结果。可以预料,这两个算子特别是后一个会在微观力学的研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参考文献:
[1] 武际可、黄克服,微分几何及其在力学中的应用,北京大学出版社,2001
[2] 殷雅俊,曲面物理和力学,《力学实践》,第33卷,第6期,2011,1-8
[3] 殷雅俊,曲面物理和力学:最佳基本微分算子对,《力学与实践》,第35卷,第1期,2013,1-7
[4] 殷雅俊,微纳米空间弯曲诱导的反常驱动力——从泡利的魔鬼谈起,《力学与实践》,第36卷,第2期,2004,137-146
[5] 武际可,王敏中,王炜,《弹性力学引论》。北京大学出版社,2001

来源:武际可科学网博客,作者:武际可 北京大学力学系。

回复
分享到: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我要加入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